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018年挂牌一句真言 > 文章内容

上海和平饭店:以文字与历史塑造我的隐秘领地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05 阅读:

  “对上海人来说,大概没有一座纪念碑,能比和平饭店更胜任做上海的纪念碑。不论那些过往如何在堤岸被移花接木,它总面江而立,呈一个巨大的A字,好像一条载着无限往事颠簸前行的大船。”

  我无数次走过外滩的沙逊大厦,那是对老上海有着特殊情结的人的一个饱含巨大引诱的所在。沙逊大厦对着外滩没有开放的大门上赫然醒目的“和平饭店”四个字,加之“优秀历史建筑”的介绍,让每每路过此处的人,有那么一霎可以怀想老上海的峥嵘,在遁入阑珊层叠的风云际会之前,是让人神往的。

  电影迷如我,我在入住上海和平饭店(Fairmont Peace Hotel)的前几日,娄烨导演的新片《兰心大剧院》(主演:巩俐、小田切让)有一场戏正好在和平饭店的茉莉酒廊取景拍摄。《兰心大剧院》改编自虹影的小说《上海之死》。这几日我捧读《上海之死》,坠入虹影塑造的巨大故事帷幕中。在一派老上海的血雨腥风间,看得到典雅、轻曼、艳丽、风流、才情与关于牺牲和成全的无奈。《上海之死》的故事梗概为:“1941年秋冬,著名女星于堇应邀从香港回到家乡上海,多特3-1西雅图海湾人沃尔夫、帕科、桑乔各建一功!出演《狐步上海》,而她的真实使命是为盟军收集战时情报。于堇用生命获取了日军将偷袭美军珍珠港的情报,却没有如实发出……太平洋战争爆发,美英对日宣战。”

  小说《上海之死》在历史碎片中重铸虚构的华丽,虹影描述的舞台剧《狐步上海》,难道不就是小说家穆时英《上海的狐步舞》(1932年)这部小说的直接“挪用”?虹影直接拿了穆时英在《上海的狐步舞》中的语句:“上海,造在地狱上面的天堂!”虹影把自己交给1941年的孤岛上海,以情写情,亦动了真情,女主角于堇在舞台上跳出的狐步舞,姿态旖旎,迷人绚丽,是一个回不去的老上海。如今,到了和平饭店的茉莉酒廊,却可以在这里以老上海下午茶的形式,加之让跳交谊舞的老师带领大家在弹簧地板上跳一曲,来再度揣摩。穿越时光的手,握着温暖如旧。

  据说为了拍摄《兰心大剧院》这场戏,剧组在茉莉酒廊的一隅临时搭了一个吧台,宾客从当年华懋饭店茉莉酒廊的那一扇门进出,在当年是非常正确的方向——以此扇古老大门开启的,正好是一个老上海风月无边的下午茶和酒吧风景。

  无论如何,当我从位于南京东路的和平饭店正门进入酒店,幽谧持重的氛围就已经把我拉回各种文字和电影描绘过的老上海。大堂中央的八角亭是饭店的标志性元素之一,修缮后的八角亭,金色与淡绿色相间的彩色玻璃分布在八角亭上,从亭上投射下来自然光线,温暖柔美,让这座当年的远东第一高楼散发新的光晕,让人感怀!

  在电梯口等待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我抬头看这座著名的Art Deco风格为主打的酒店,它好像一直就保留着1930年代的欧洲景观。流光溢彩的并非是耀眼的装饰,反而是历史层叠交织的各种故事。中央大堂四面墙上的浮雕,完美勾勒出了这座传奇酒店和外滩建筑的风貌变迁。

  打造这座酒店的维克多·沙逊爵士热爱的猎犬:灵缇犬图案赫然镶嵌在电梯门口之上,整套古迹般的电梯系统,运作如常。仔细辨认,沙逊猎犬的图案也印在客梯的地板上,昭然若揭的旧时代风光,是奢华的当下演绎,历史也活络起来。让我遥想当年,沙逊本人威风凌然,在上海滩最为显赫的酒店,迎接世界宾客,是怎样的不可一世。

  经过了几次大规模的整修,从最初沙逊大厦,华懋饭店(Cathay Hotel),到如今费尔蒙酒店品牌管理的上海和平饭店,修旧如旧的和平饭店幻彩重生,实属不易。 这间可以远望黄浦江的套房(和平套房),精致优雅。Art Deco风格的室内柱子,墙头装饰,套房客厅中散发的深沉都非常具有年代感。

  推窗的繁华和三、四十年代望到的景致无异,只是更增添了气宇轩昂的浦东新景。从和平饭店的北楼(和平饭店所在地)望向南京东路对面的南楼(如今是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互相倾述的是一份隽永沧桑的故园之思。在费尔蒙的整修下,和平饭店的房间似乎比此前的房间更加宽敞明亮,色调淡然,但亦强化了深遂的历史况味。

  有幸去了位于和平饭店楼顶的总统套房(沙逊套房)参观。2017年,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来沪,亦下榻在此。推门进入,玄关处悬挂着沙逊爵士(Elias Victor Sassoon,1881~1961年)和他夫人的油画。

  最让人心池荡漾的硕大会客厅外是外滩万国建筑群的楼顶,它们交相辉映,成就了一次绝响般的合唱。根据酒店介绍,当年关锦鹏拍摄《阮玲玉》,有场戏就借了这间总套取景,关锦鹏让张曼玉亦步亦趋塑造的阮玲玉形象深入人心。

  此刻,我在和平饭店,也时刻幻想出那一份年代久远的经典银幕形象。只是,现场工作人员提醒我,抬头看看这些当年华懋饭店时代就雕琢好的玫瑰浮雕,科瑞技术网上中签号出炉共有73800个据交易所7月18日公告,彩,因为时间磨损,有点面目模糊,但它们就是最佳证据,给予当下,走入和平饭店的我们,一次最为响亮的回答,伸手转身间,我们已经回到老上海。

  想当年,沙逊大厦里的建筑装饰材料样样都是上等材质,从意大利、法国、德国搬来的大理石、各种器皿,照亮了昔日的上海滩。在过去的和平饭店时代的九霄厅门上,曾经有两块双面拉力克玻璃灯。日日傍晚,九霄厅灯火通明,酒杯闪闪发光,门上的玻璃上能看到流转的金鱼。直到贝拉·维斯塔舞会启蒙了和平饭店,这两块拉力克玻璃已价值高达半座和平饭店,它们还稳稳座落在九霄厅的木门上。到了费尔蒙和平整修开张后,九霄厅的名称和颜色消失了,拉力克双面玻璃被保存起来。我站在如今的宴会厅(和平厅),墙头依然有圣母雕塑为原型的“拉力克”玻璃灯饰,华贵宴会厅的白枫木弹簧地板是摩登上海的代名词。如今,只有在上海百乐门和这里还保留着弹簧地板的舞厅,专供那些缅怀经典的舞者们一展身手。

  在1991年举办的贝拉·维斯塔舞会前后,尘封的和平饭店和整个上海都开始慢慢复苏。沙逊的过往经历也被提起,成为了老上海滩最为传奇的谈资之一,所有这些,都成为入住和平饭店的客人们取之不竭的精神读品。对于慕名而来的西人来讲,和平饭店象征着一份远东特有的都市气质,且因为时光浸染变得更加诱惑人心。这种诱惑,对于那些没有入住的,仅仅路过和平饭店的游客,都是一剂良方,他们从和平饭店擦身而过的瞬间,体会到了一种上海韵致,荡涤着无法取代的摩登。

  夜晚,我在和平的中餐厅(龙凤厅)吃精致的上海菜。这一厢的雕龙画凤是当年沙逊对于东方文化的描摹和想象。放到现代来看,这样颇有装饰意味的红绿古旧,好像是欧美唐人街中餐厅里刻意为之的想象,实则带有一种“契丹”风,恰好是这份带有错觉的中国风,让龙凤厅闪耀着电影质感。这些天顶上的龙凤装饰是原汁原味的沙逊大厦之作,它们在文革“破四旧”的浩劫中幸免于难。当时,饭店的工作人员,灵机一动,用白色石膏把这些装饰全部包裹起来,才让当下的我们,可以切身感受沙逊那份刻意为之的“异国情调”。

  第二日,我在九楼的西餐厅吃早午餐。Cathay Room(华懋阁)扎实而又老派地呈现了外滩的西式情调。老式玻璃窗外的景色太经典。掷地有声的华懋阁虽然小,但却有着一种私密清浅的调子,白日和夜晚也可以呈现两种样貌,一份休闲,一份妖冶。我从法国香槟开启这一次的Brunch,一次带有法式仪式感的早午餐,因为在和平饭店中享用,变得更为奢华,带我穿越时空领地。身旁一桌的法国夫妻,我和他们聊天,发现他们并非住客,而是专程来此吃早午餐,以度过周末时光。聊到在上海的工作,他们各有心曲,看到我点了具有标签性质的“沙逊”主食,他们也跃跃欲试,想尝试华懋阁如何演绎这份以沙逊为名的菜肴。

  这套“沙逊”主食叫做:维克多·沙逊鸡肉咖喱配土豆,印度薄饼,并非西餐主食,却恰好是一份具有远东情结的主食。联想沙逊当年在印度继承家产,来到上海发迹,这道主食似乎就是一次关于他最为风光岁月的回顾。西人眼中的和平饭店多多少少带着最为可以被感知的文化亲切性,宛若摇篮曲,让人安然入睡;而对于我们这些后来的东方人,和平饭店却是一座时光穿梭机,旧时代的炫耀品却成为了珍宝一样的博物馆藏品。

  这样的珍宝还闪耀在如今最受游客欢迎的老年爵士乐酒吧里。夜晚坐在这些八角桌椅后面,把自己埋进历史深处,依然是可行的逃离方式。这座在华懋饭店时代就运营的英式酒吧,旧时被称为是“马与猎犬酒吧”。如今,醒目的铅灰色石柱还兀自烘托起这份欧洲质感。丝绒般的爵士调子,在世界上年龄最大的爵士乐队成员们手中被吹奏出来,是悠长的。一声声“夜上海”、“月圆花好”,一句句“花样的年华”、“何日君再来”,有浮华的调子,影影绰绰之间,有一种暗香浮动的意境。

  在和平饭店度过的两个夜晚,都如此透露着不真实的氛围。我走在房间走廊里,灯光柔和,但深邃的过道因为这些鹅黄灯光,显得辽远,藏着故事,偶尔从一间客房里飘荡出的对话似乎是呓语,等待明天的揭晓。黑色的铸铁灯,密实安稳,沉甸甸的灯光从来都不张扬,我认为上海和平饭店里的Art Deco风格更为柔和细腻,似乎是最容易捕捉的一种Art Deco风格。

  作为一个同样对文字有着执念的人,我把入住和平饭店看成是一次具有仪式感的行为。在入住的每时每刻,我都可以想起陈丹燕在那本《成为和平饭店》一书中描述的语句,时而穿梭在历史尽头,www.57887.com时而游荡在虚构的小说褶皱间,那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入住方式,以文字畅游内心深处隐秘的领地。

  当我再次走过和平饭店的客房走廊,以及走上由绿色瓷砖镶嵌的楼道中,我知道,我已经顺利抵达了我的隐秘领地……

  1. 去酒店的东门,怀想沙逊爵士时代,他每次站在东门的二楼阳台,迎接尊贵的客人,开启舞会的画面,那份老上海的荣光瞬间复活了。

  2. 去酒店的博物馆,免费预约一次酒店历史导览,参观博物馆的藏品。(即便不是酒店住客,也可以花费100元,进行这项颇有历史意味的活动)

  3. 在华懋阁吃一次西餐,你需要从华懋阁的窗户望向整个外滩,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只有在这里,你可能感知一种沧海桑田的意味。

  4. 在酒店一楼靠着南京东路的维克多·沙逊咖啡馆:Victors,吃咖啡和甜品。坐在窗边,从玻璃窗反射出来的脸庞,让我想起李安拍过的《色,戒》里的王佳芝,整个底色是苍凉的美。

上一篇:纽曼D15翻译笔词典笔英语电子词典学英语翻译神器 中英文扫瞄笔学 下一篇:百度翻译APP 80正式发布 八年全方位革新之路

相关阅读

百胜图库下载| 今期头条高手心水论坛| 红苹果六合心水高手论坛| 一肖最冷多少期不开| 手机开奖118kjcom百度| 红牛网三期内必出原创| 香港数码挂牌正版彩图| 彩富网白小姐资料大全| 公式一出一码中特| 香港王中王中特网16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