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咨询

黑老大何以把持基层党组织14年 以暴力手段攫取财富-中

发布日期:2020-07-04 04:31   来源:未知   阅读:

  黑老大何以把持基层党组织14年

  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直接领办、汇集省市县三级专业办案力量、深挖彻查“保护伞”“关系网”94人……日前,安徽“刘氏兄弟”涉黑案处理细节公布。在办理该案中,纪检监察机关采取一系列有力行动,实现了以打伞促扫黑、黑恶势力与“保护伞”一窝端的良好效果。

  此案中的“刘氏兄弟”为安徽省蚌埠市新城口村原党总支书记刘兆本等四兄弟。他们长期把持基层党组织14年,非法采矿获利20亿元,大肆拉拢、腐蚀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记者调查发现,这起涉案金额大、牵扯公职人员多的案件,有诸多引人思考之处:刘氏兄弟为何能逃避监管,长期从事非法开采?为何有这么多公职人员为其充当“保护伞”和“关系网”?

  以暴力手段攫取财富,长期把持基层党组织

  新城口村地处淮河与窑河交汇处,灰岩矿山众多,不少村民靠采石卖料谋生,从小生活在此的刘氏兄弟靠贩卖砂石起了家,刘兆本还当上了村党总支书记。因在四兄弟中排行第二,刘兆本被称作“二老板”,他自己很喜欢这个称呼。2005年,新城口村成立震兴建材总厂,办理了采矿许可证,刘兆本担任法人代表。

  有了这一“招牌”,刘氏兄弟的砂石生意也进入了“快车道”。他们利用大型机械公开进行超范围开采,10多座大山被挖成了大坑。“以前山上都是树木,后来都是泥土,我们都不能在户外晒衣服,自来水也不能喝了。”村民王永瑞回忆说,“房子被震裂,砸死人的事也发生过,也就是赔钱了事。”

  刘氏兄弟的另一“招牌”,是位于窑河上的船桥,开采出来的砂石只有通过这里才能运出去。刘兆本担任村党总支书记后,逐渐把本属于村里的船桥,变成了自己打击砂石竞争对手的工具。对于买他家石头的船,予以放行,别的船则不允许通过。为了进一步攫取利益,刘氏兄弟还以暴力手段强行兼并其他石厂。“刘家有钱有势,塘口被占也只能忍气吞声。”村民邱永好说。

  刘氏兄弟通过垄断采矿资源,积累了数十亿元巨额资产。开始谋划长期把持基层党组织,巩固自身利益。村党总支换届选举,刘兆本安排党员吃饭并发钱发物;村委会选举,要么不给村民发选票,要么盯着村民填选票,甚至直接代填选票。新发展党员,也成了刘兆本控制基层党组织的手段。“没有他点头就入不了党,十几年里入党的基本都是刘家的人,或者是跟他关系密切的人。”曾担任新城口村党总支副书记的方士田说。

  刘兆本长期不在村委会露面,不学习、不管事、不开会,村里的事务全由村会计鄢传伟负责,而鄢传伟同时还在刘兆本的公司担任会计。据了解,当时的村“两委”干部7人全在刘兆本的公司“上班”,都成了他的“打工仔”。

  对于当地群众的不满,刘兆本也不是不知道。为了防止这些群众上访,刘兆本安排下属“看着”这些人。“我们经常到这几家人门口转转,如果人不在,就向刘兆本汇报。”方士田说。

  刘兆本把持村党总支书记14年、兼任村委会主任4年多,为刘氏兄弟在当地形成强势地位和非法敛财提供了有利条件,其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渐形成并壮大,走上了一条“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道路,成为为害蚌埠地区的毒瘤。

  拉拢腐蚀领导干部,肆意侵害群众利益

  办案人员介绍,新城口村党总支长期形同虚设、刘兆本等人长期肆意非法开矿、上访群众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这些问题的产生与管辖新城口村的蚌埠市高新区天河科技园管委会党工委失职失责密切相关。

  天河科技园党工委原书记、管委会原主任殷召才,与刘氏兄弟中的大哥刘兆水关系密切。逢年过节,刘兆水都要给殷召才送钱送物。刘兆水为在拨付工程款等方面得到照顾,送上41.9万元感谢费。“我和殷召才关系比较好,老二、老三出了事找我,我就找他帮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刘兆水说。

  上梁不正下梁歪。殷召才失守后,刘兆本先后向8名天河科技园管委会党工委委员送钱送物,以寻求照顾。这样一来,整个党工委班子逐渐沦为“提线木偶”,对刘兆本等人的非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那时开始,每当市里或区里来检查,刘兆本等人就会提前收到通知,及时把非法采矿的机器停掉,把人撤走;开矿期间发生了致人死亡的安全事故,也都是私下赔钱了结;强占土地、强迁村民祖坟更是无人敢言。

  2007年,国电蚌埠发电有限公司选择建在新城口村。为争夺利益,刘兆水妻子马士凤纠集100多人与邻村村民斗殴,并用铲车推倒电厂围墙。事后竟无一人被追究责任。

  2008年汶川地震时,刘氏兄弟因带着挖掘机赶赴数千里开展救灾名噪一时,获得“全国抗震救灾模范”“中国好人”“安徽省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光环”加身。“此后,刘氏兄弟变得更嚣张了。”当地村民表示。

  2013年底,刘氏兄弟的采矿许可证到期,殷召才以修整填埋废弃矿坑为由,擅自决定刘氏兄弟等人向天河科技园缴纳200万元后即可继续开采。“那时候殷召才要是不支持我们,我们几个是不能开采的。”刘兆本说。

  2014年,刘氏兄弟非法开采时发生重大事故,导致一人死亡,殷召才利用职务之便将此事压下,让刘氏兄弟自行解决,最终赔钱了事。

  2016年前后,刘兆本擅自占用耕地兴建别墅,私建刘氏宗祠,并非法开发“汉街”项目。此外,刘氏兄弟还在山上修建会所、球馆等设施,侵害了当地群众的利益。

  刘氏宗祠重檐翘角、雕龙画凤。在修建过程中,他们强行要求村民把祖坟迁走,同意的人给点赔偿,不同意的就强占,迫使村民迁走山上坟茔百余座。

  村民到天河科技园管委会投诉,非但没人管,反被打击报复、非法关押。刘氏兄弟越发肆无忌惮,以至于村民在刘家兄弟跟前根本不敢大声说话,对他们家小孩说的话都不敢反驳,对于肆意的辱骂更是毫无办法。

  编织“关系网”“保护伞”,多方面寻求庇护

  刘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采矿10余年并伴随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犯罪,尽管影响恶劣、投诉不断,但一直平安无事,与某些地方部门不作为、不担当有关,也离不开背后的“保护伞”为其站台撑腰。

  办案人员介绍,刘氏兄弟有着明确的分工,刘兆水主要在市里活动,拉拢腐蚀意志不坚定的领导干部;刘兆本主要在新城口地区活动,向当地公职人员行贿;刘兆刚、刘兆安则负责充当“跟班”“打手”以及送礼送钱的“操作者”。

  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孝义派出所连续几任负责人,全都收受刘兆本的贿赂,为其提供保护。“在蚌埠,我惹不起,也不敢惹他们兄弟。”孝仪派出所原副所长李广德说。2014年,在办理“4?23”非法存储爆炸物案件中,李广德收受刘兆本贿赂,致使其团伙成员逃脱法律制裁。

  “在电梯里,他强行扔给我一个包,里面有12万现金。这个钱,我不敢不拿。”李广德说。“不是我想这么干,而是上级领导指示了,要我自己去刘兆水的办公室里录口供、调查事件,就是要我对他网开一面。”

  李广德口中的“上级领导”,包括蚌埠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综治办原主任王琦,以及蚌埠市委政法委原书记、市公安局原局长巫希平。

  王琦在担任蚌埠市文明办主任期间,因积极宣传刘氏兄弟抗震救灾的事迹,遂与他们交好。后来,王琦利用担任的大洪山整治领导小组副组长等职务便利,为刘氏兄弟非法开采提供保护,多次收受刘氏兄弟的贿赂。

  巫希平在担任蚌埠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收受刘兆水贿赂,为其办理“豹子”车牌号,给法院干部打招呼说情。在刘氏兄弟采矿许可证到期以后,仍然在此后的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违规审批40多万公斤炸药,3万多公斤雷管。在发生严重安全事故时候,巫希平亲自给刘氏兄弟站台,极力把事情压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公安机关30人、国土部门18人、环保部门3人、林业部门6人、安监部门5人……凭借其编织的强大“保护伞”“关系网”,刘氏兄弟得以在国土部门处罚非法采矿时,安排工人顶替;在矿山发生致人伤亡的安全事故时,不被安监部门处罚;在团伙聚众斗殴时,能够被从轻处理。他们给当地政治生态造成严重危害,严重破坏了经济、社会秩序。

  深挖彻查打伞破网,一体修复政治生态、自然生态

  2018年1月23日,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会结束后,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专门听取了省委政法委负责人关于会议精神和“刘氏兄弟”案有关情况汇报,要求坚决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开展新一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要指示精神,认真落实会议部署,在全面深入调查取证的基础上,依规依纪依法严厉打击,坚决做到除恶务尽。安徽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刘惠多次听取案件汇报并赴蚌埠调研督导,提出具体要求,全程督促指导,高质量推进案件查办工作。

  在周密部署下,蚌埠市迅速行动,对以刘兆水、刘兆本、刘兆刚、刘兆安四兄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成员13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打响了安徽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枪。

  2019年12月16日,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刘氏兄弟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非法储存爆炸物罪、聚众斗殴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分别被判处20至25年有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因案情重大复杂,安徽省纪委监委对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深挖彻查、实地督导。省纪委监委抽调公检法人员,组成督促评查工作小组赴蚌埠市,对“保护伞”问题的查处进行督促评查,并发现、梳理了一批问题线索。在汇总梳理的基础上,经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批准,由有关纪检监察室对一些问题线索直查直办或领办。

  蚌埠市纪委监委严肃查处涉案党员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并对部分行业监管部门履职不力、失职失责问题进行严肃问责。截至目前,省、市纪委监委深挖彻查涉及“刘氏兄弟”黑恶势力“保护伞”14人,“关系网”43人,履职不力、失职失责34人,群众身边涉黑涉恶腐败问题3人,共计94人。

  目前,蚌埠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委政法委原书记、市公安局原局长巫希平,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问题线索,已被提起公诉;蚌埠市委政法委原副书记、综治办原主任王琦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一审庭审结束,公诉机关指控其收受、索要刘氏兄弟财物230余万元。庭审中,王琦表示认罪认罚。

  “在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的同时,纪检监察机关积极督促各级党组织深入开展警示教育,督促发案单位建章立制,推动实现标本兼治。”蚌埠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余瑾表示。

  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给当地政治生态、经济发展、自然生态、社会治理造成严重危害,安徽省纪委监委要求把扫黑除恶和生态环境整治结合起来,以案示警、以案为戒、以案促改,严格监管责任,促进生态修复。

  围绕生态环境修复,蚌埠市通过联合整治、多部门齐抓共管、定期开展督察、不定期暗访检查,布建“国土云眼”,建立专业化巡山队伍,24小时固定值守和流动巡查,私挖滥采活动基本禁绝。截至目前,高新区已投入资金5000余万元,整治废弃矿山3500亩,完成造林5700余亩,生态环境显著改善,曾经满目疮痍、漫天尘土的矿山正在恢复昔日的绿水青山,周边的群众也来到林区旅游踏青。

  在上级党委指导下,天河科技园党工委对自身问题进行了全面整改,一批自身过硬的干部走上领导岗位;公安、国土、安监等部门举一反三,开展警示教育。曾经被黑恶势力把持的新城口村也呈现出可喜变化,上级选派了优秀干部任驻村第一书记,新的村“两委”班子团结协作,党组织作用得到较好发挥,在带领群众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为民服务等方面取得较好成效。(本报记者 代江兵 薛鹏 张锐) 【编辑:陈海峰】